硬刚美国17年,中东乱局背后的隐形BOSS,死于一场高调“暗杀”

  • 时间:2020-01-06 01:47:30
  • 浏览:1757
  • 来源:热门关注
硬刚美国17年,中东乱局背后的隐形BOSS,死于一场高调“暗杀”

“对于伊朗人来说,苏莱曼尼不仅是一名战场指挥官,也是一种文化象征,代表了在面临美国制裁时的民族自豪感和韧性。”

|作者:阿晔

|编审:苏睿

2020年1月3日凌晨,伊拉克巴格达机场,一阵轰炸声猝然响起。

3枚火箭弹炸毁2辆汽车,造成至少8人死亡,举世皆惊——死者中包括卡西姆·苏莱曼尼。

他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中东谍王”,也是伊朗人心中“活着的烈士”;年仅29岁便当上师长,如今被视为伊朗未来的潜在领导人;《卫报》称其为伊朗的“二号人物”,中东政治专家称他“集精英特工、知名将帅和流行偶像于一身”。

·卡西姆·苏莱曼尼

就是这样一个风头正劲的军界大佬,最终死在美军的暗杀之下。

事发后不久,特朗普连发推特:先是贴出一张美国国旗,没有配文字;再发长文表示,“他(苏莱曼尼)早该在很多年前就被干掉了”;最后得意地写道,“伊朗从没赢过一场战争,但也从没输过一场谈判。”

总结一下就是:人确实是我们杀的,如果你们想打仗报复回来,那你们可输定了。放聪明点,咱们还是谈判桌上见。

不过,伊朗人也不是“吓大”的,根本没理特朗普这一套。

从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到总统鲁哈尼,再到外长扎里夫,伊朗上下一心要为苏莱曼尼复仇,苏莱曼尼的继任者伊斯梅尔·卡尼甚至警告称:“美国人的尸体将布满整个中东。”

那么,苏莱曼尼究竟是谁?伊朗为何将他捧上“神坛”,美国又为何视他为“眼中钉”?

“魔鬼般的天才能力”

1957年,苏莱曼尼出生在伊朗克尔曼省拉波尔村,父母都是农民。年轻时,他并没有展现出过人的军事才华或者强烈的宗教信念。

中学毕业后,他当过泥瓦匠、纺织工,攒了几年钱,才终于当上了克尔曼省水利机构的承包商。当时,他下班后经常跑到当地体育馆里练举重,因此练就了强壮的体魄。

1979年,伊朗“变天”,巴列维王朝覆灭,霍梅尼成为国家最高领袖。22岁的苏莱曼尼作为积极分子加入了霍梅尼创建的“500人团”(伊朗革命卫队的前身)。在他的带领下,“500人团”剿灭了不少巴列维残余势力。

这或许让他“解锁”了自己在军事上的隐藏技能,之后越战越勇。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他主动请求执行危险的敌后侦察任务,屡立战功。

由于骁勇善战,不到30岁,他就升任伊朗革命卫队第一塔拉赫师师长,成为伊朗军队最年轻的师长,被誉为“少年将军”。

毫无疑问,苏曼莱尼是一个战术意识强、指挥能力强的军事奇才,但他的问题也同样明显——刚愎自用、固执己见、目中无人。

这一点在1985年与伊拉克的夺岛战役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公然反对上级战术安排,要求取消战斗计划,否则损失惨重、得不偿失。尽管他最终得到了最高统帅部支持,但也留下了不少骂名。

2000年,伊朗组建“耶路撒冷旅”(后改名“圣城旅”),隶属革命卫队,成员1.5万名。人不算特别多,但权限远超一般部队,实际上是情报局+特种部队+海外兵团。苏莱曼尼担任旅长。

在他的领导下,“圣城旅”分支机构很快发展到了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约旦、巴勒斯坦,甚至在欧洲、非洲和拉美都有指挥机构。

白宫前安全官员理查德·克拉克称,苏莱曼尼有“魔鬼般的天才能力”,“他为外派特工设计五花八门的假身份,以便他们潜伏和渗透”,使“圣城旅”得以拼命而有效地扩张。

2003年,在伊拉克“搞事”的美国,推翻了萨达姆政权。苏莱曼尼抓住伊拉克国内权力真空的机会,派遣大批“圣城旅”特工进入伊拉克南部,支持当地的“马赫迪军”与美军对抗。

同时,他还和伊拉克时任总统塔拉巴尼、时任总理马利基都保持着亲密友好的关系,从此伊朗和伊拉克越走越近,威胁到了美国在伊拉克的利益。

美国愈发感到情形不妙。

2007年,驻伊拉克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指出,造成美军伤亡惨重的主要力量,就是“圣城旅”训练和指导的伊拉克民兵组织。 于是,美国以联合国1747号决议为由,对苏莱曼尼进行个人制裁,同时还将“圣城旅”列为恐怖组织。

当然,伊朗军方根本不care美国的态度,2009年还一度想提拔苏莱曼尼担任革命卫队总司令。不过,据苏莱曼尼身边人透露,他拒绝了这一职务,因为他想在海外一线继续为国家利益战斗。

成为一种文化象征

远离政治中心、渴望为国奉献的战士形象,让苏莱曼尼在国内赢得了民心。但由于跟美国结下死仇,成为其头号清除目标,他相当低调,几乎从来不公开抛头露面。

一切在奥巴马上台之后发生了改变。

奥巴马政府从中东战略收缩,2011年完成了伊拉克撤军计划,并开始与伊朗改善关系。苏莱曼尼从暗杀名单中“下架”,其死对头——驻伊拉克美军最高指挥官彼得雷乌斯被调离职位,苏莱曼尼终于慢慢从幕后走出,开始公开活动。

华盛顿大西洋理事会非驻留研究员阿里·阿尔夫尼认为:“苏莱曼尼是政权需要的那种英雄,他的公开露面其实是伊朗在中东地区动员什叶派的一种方式。”

2011年,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将他晋升为少将(和平时期伊朗最高军衔),并承诺“圣城旅”要多少经费就给多少经费,可见苏莱曼尼在伊朗军方中的地位。

不过,之后发生的两件事才真正让苏莱曼尼成为家喻户晓的精神领袖。

2014年6月初,“伊斯兰国”极端武装(简称ISIS)占领摩苏尔后,苏莱曼尼立即赶往巴格达,在伊拉克协调各方力量,经过半年努力,有效遏制了ISIS势头。

作为伊拉克政府军和库尔德人的主要支持者,伊朗民兵武装不仅为他们提供情报、武器、军事装备,甚至直接参战。然而,2016年摩苏尔解放后,这一切功劳都被美国媒体归为美军的战绩。

苏莱曼尼还是叙利亚战场上的“重要角色”。他支持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武装作战;同时协调黎巴嫩真主党武装进入叙利亚助战,并准备在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顶不住时继续组织力量与叛军作战。

2015年,他更是亲自前往俄罗斯,与普京密谈三个小时。不久后,俄罗斯的轰炸机便出现在叙利亚的天空上。

有中东媒体认为,苏莱曼尼是叙利亚政府军、黎巴嫩真主党和伊朗民兵武装之间唯一有分量的协调人。

美国中情局前官员也表示:“巴沙尔政权之所以没倒台,甚至能反攻,就是因为其主要防御和进攻战役都是由苏莱曼尼协调以及参与策划和指挥的。”

·苏莱曼尼(左)

其实早在2014年8月,苏莱曼尼就卸任了“圣城旅”旅长一职,由他的副手侯赛因·哈马达尼接任。但实际上,苏莱曼尼仍旧是伊朗革命卫队的“影子司令官”。

美联社分析称:“对于伊朗人来说,苏莱曼尼不仅是一名战场指挥官,也是一种文化象征,代表了在面临美国制裁时的民族自豪感和韧性。”

但在不少美国人眼中,苏莱曼尼是和ISIS原头目巴格达迪一样危险的人物。据美国国务院的数据,从2003年到2011年,在伊拉克死亡的美国人中有17%死于苏莱曼尼策划的袭击。

更让美国如坐针毡的是,苏莱曼尼的力量已经发展到拉丁美洲,尤其是有铀矿的国家。美国前情报总监克拉珀在国会作证时称:伊朗、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古巴、尼加拉瓜、厄瓜多尔正准备结成反美联盟,向美国的利益展开攻击。

显然,美国容不下苏莱曼尼了。

一场早有预兆的暗杀

这次暗杀的导火索埋在2019年12月27日。

圣诞节刚过去两天,美军在伊拉克北部的一座军事基地遭火箭弹袭击,导致1名美国军火承包商死亡、4名美军人员受伤。美国认为,这是亲伊朗的民兵武装“真主旅”干的。

两天后,美军袭击了“真主旅”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据点,造成70多人伤亡,这次袭击让伊拉克人简直“气炸”。

12月31日,数千名愤怒的伊拉克人包围了位于巴格达绿区壁垒森严的美国使馆。他们大喊“美国去死”等口号,纵火、向屋内投掷石块,与安保人员发生冲突,造成数十人死伤。

尽管美方无人受伤,但美国使馆遇袭这事太打脸了,特朗普政府暴怒,并且一口咬定,苏莱曼尼就是“幕后黑手”。

特朗普紧急命令驻科威特的陆战队空地特遣队空降巴格达,甚至还动用了美国本土的精锐部队。随后,他发文称:伊朗对事件负有全责,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他还强调:“这不是警告,而是威胁!”

更令人玩味的一幕发生在跨年夜的新年派对上。

特朗普携妻子梅拉尼娅走在红毯上,一名记者问“你们的新年愿望是什么”,特朗普刚要张嘴说话,却被梅拉尼娅抢了先,她说:“世界和平。”

特朗普当场摆手,表示不同意:“和平是对的,但我不确定,你把愿望这么大声说出来行不行。我不想说我的愿望,因为我觉得说出来会带来厄运,对吧?”如今看来,特朗普似乎当时就已断定:新的一年,世界无法和平。

·新年派对上,特朗普(左)反驳妻子

1月2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也放出狠话:“游戏已经改变”,美国可能不得不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来保护美国人的生命。话里话外,都给人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作为“中东谍王”,苏莱曼尼当然能轻松掌握这些消息。如果他重视这些细节,肯定会更加小心行事,但他似乎低估了美国人的决心,由此犯了一个致命错误。

3日凌晨,他按计划抵达巴格达机场,多年来的老下属穆汗德斯亲自迎接。车队启动后不久,3枚火箭弹呼啸而来……

一代名将就此陨落。

事件发生后,哈梅内伊亲自主持伊朗国家安全会议——这是近20年来首次——誓言对美国做出严厉报复。

·哈梅内伊

美国那边的反应则比较迷。

有力挺特朗普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莱表示:“我完全理解杀害伊朗军事指挥官的战略风险和后果,但是,不作为的风险超过了行动的风险。”

也有以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为代表批评特朗普的:特朗普事前根本没和国会协商,白宫不应当采取挑衅行为,令美国人处于严重威胁之中;

还有像美国安全顾问罗伯特·奥布莱恩这样忙着警告伊拉克的:如果伊拉克要因此驱逐美军,华盛顿将非常失望,美国为伊拉克投入“大量鲜血和财富”,对伊拉克“十分慷慨”,“我希望,伊拉克人民将感谢我们保护伊拉克主权”。

特朗普则是为自己叫屈:苏莱曼尼本应该由奥巴马赶下台的,他没干,只能我来了;而且苏莱曼尼正在策划针对美国人的“迫在眉睫的邪恶袭击”,所以我才下令杀他的啊;综上,我们采取的行动其实是制止了一场战争,而不是发动战争……

政坛大佬各说各话,美国网友已经慌得把“第三次世界大战”推上热搜。害怕被征召入伍的青年们,把兵役登记局的网站也刷爆了。更有美国网友认为特朗普此举是对弹劾案的“报复”,或是为弹劾案转移视线:“在我们对特朗普发起弹劾后,他决定要把我们都杀死”。

气氛越来越紧张。

美国国务院发布紧急安全警告,要求在伊拉克的美国公民立即全部撤离。随后,美国各城市都加强了警戒,而首都华盛顿已经处于戒备状态。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美国领导的联军确认,驻巴格达和巴拉德的伊拉克基地附近于1月4日晚遭遇火箭弹袭击。

眼下,特朗普政府是否准备好应对局势升级的后果,还要打个问号。

正如美国福克斯新闻网所说:“深思熟虑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强项。它很容易把注意力放在杀死宿敌带来的快感上,而不是考虑空袭的长远影响。最终,苏莱曼尼之死可能被证明是一场空洞而短暂的胜利。”

更新时间:2020-01-06 01:47:30